不过宫野

喻黄/双黑 很高兴遇见同样爱着他们的你们

【双黑】日本酒和威士忌 (05)结局



 

  • 终于……要结局了……




===========================


【八】

 

 

中原中也已经快忘记自己是谁了。

 

他在灌酒,没错,是灌。森鸥外买来的苏格兰威士忌,果真不是太宰治那个混蛋准备出来的威士忌能比的,对,当然不能比了,他又不是真正的调酒师,不过是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富二代罢了……想到这里,中原中也又狠狠地灌了一大口酒,像是惩罚自己在这种时候想起那个混蛋。

 

“中原君……您没事吧?”森鸥外试探地问了问,“伤了嗓子可不好啊……”

 

自从中也收拾了酒吧里的东西回来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这都好几天了,中间森鸥外给他送了两瓶苏格兰威士忌,他便闷声不吭一直喝酒,搞得森鸥外又是紧张又是担心:出了什么事?该不会是……发现他们家小爱丽丝之前找人来酒吧故意为难他的事吧?这事他也是从爱丽丝口中问到的,可他气归气,哪里敢拿他们家小公主怎么样,说到底,还不是自己签中也之前表现得太狂热,以至于让爱丽丝误会了,又怎么可能忍心去责备爱丽丝呢?森鸥外心里忐忑得不行,要真是这样,自己可就里外不是人了啊……

 

“嗯,我没事。”中也抬头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森鸥外,自己一回来似乎就把他忽略了来着……这样让他担心也不好,于是中也放下了酒瓶,“真没事。”

 

“没事就好……”森鸥外在心里给自己顺了顺气,“对了中原君,合同里说的新歌计划……”

 

“那个我记得,可是……这么着急吗?”中也还算清醒的回着话。

 

“哦,那倒不着急,只是提醒一下。不过在这之前,中原君总得拿出一些作品吧,翻唱曲目,多少攒点名气。”森鸥外连忙道。

 

“翻唱?可以的,不过,有些博人眼球又没有下限的歌就算了”中也道。

 

“这个当然是不成问题的。中原君在酒吧唱了这么久,这一点我也知道。不放心的话,中原君自己选也是没问题的。”森鸥外笑。

 

“那好。”中也起身。

 

忽然,他耳边回响起了一句话:

 

“‘名为美梦的陷阱,将我们诱往烈焰的深处’……中也自己选的歌听起来也不那么单纯哦。”

 

怎么又是那个混蛋的事情……自己是喝醉了吗?

 

然而心里却不能自已地一颤——

 

那么,便遂了他的意吧。

 

【九】

 

“太宰先生……你走那么快干什么……”中岛敦跟在太宰身后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那日中原中也听见他们两人谈话,一气之下转身离开,太宰先生却没有立刻追出去,反倒是和他调查起了森鸥外的住所。当时中原先生气得不轻,却没见到太宰着急表示什么,现在都过去了好几天了,不会现在才开始着急吧?

 

“你懂什么。”太宰仿佛看透了敦的心思,“人在气头上怎么可能听得进去解释,更何况是中也,我要是和他说话他准以为我又在逗他呢。虽然我用调查的方式找他是麻烦了点,但隔了这么几天想必中也也冷静下来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么麻烦啊……”敦被其中绕来绕去的关系搞昏了,“啊!太宰先生!前面就是那个录音棚了!”

 

太宰和敦同时站定。眼前这所谓的录音棚看起来并没有多好,似乎是个关门的老酒吧改的,足以见得主人的拮据,然而就是在这里面,却传出了太宰最为熟悉的歌声:

 

All is calm All is bright

一切是那么平静 一切是那么光明

囁(ささや)く天使(てんし)は堕(お)ちて

轻声细语的天使堕落着

優(やさ)しく食(は)むわ あなたの全(すべ)てを

温柔的吞噬着你的全部

It's my guilty

这是我的罪恶

 

気(き)づく

察觉到时

目(め)を見(み)開(ひら)いてる

将眼睛缓缓睁开

仄(ほの)青(あお)い混凝土(コンクリート)

暗青色的混凝土

冷(つめ)たく私(わたし)を

全身冰冷的我

Call my name and give me a kiss

呼唤我的名字然后给予我一个吻

そして抱(だ)きしめて

然后用你已消失不在的身体

あなたのいないその体(からだ)で

紧紧地拥抱我

吐(は)き出(だ)したその生命(いのち)は

那喷涌着的生命

まだ形(かたち)を残(のこ)しているわ

还残留着形状

紅(あか)く鮮(あざ)やかな永遠(えいえん)が見(み)えて

看到了鲜红的永远

隣(となり)でそれは歌(うた)いだす

在其旁边唱出

What was I born for

我为何而生

ねえ 私(わたし)を愛(あい)して

呐 请你爱我

離(はな)さないから

我便不会放手

 

焼(や)けつくような渇(かわ)き

如灼热般的干渴

癒(いや)されず啜(すす)る

无法被治愈地吸吮

緋色(ひいろ)に染(そ)まって

染上绯色

私(わたし)をあざ笑(わら)う この手(て)

嘲笑着我的 这双手

……是他在唱歌吗?

 

太宰怔怔的立在门外,脑海中又回想起以前的种种光景。

 

生意一直很好的红葉酒吧里到处是形形色色的客人,可无论台下喧闹如何,台上的那个人永远神色如旧,本有着最漂亮的一头卷发,却被一顶毫无特色的黑帽挡住,他低头,闭眼,在涌动的吵闹声中自顾自的唱着不俗不雅的歌。

 

吧台这边的太宰从此就再没挪开过眼。他手上依旧擦着酒瓶,嘴角却情不自禁地浮出了一丝笑意。

 

当太宰发现自己在笑的时候心里一惊,随即又释然了,也许这就是那个小矮子的魔力也说不定。

 

所以他每天跟中也开各式各样的玩笑,斗没完没了的嘴,怂恿着他去唱小黄歌,最后却被一拳头打中了鼻子。“好痛啊,中也下手怎么这么重哦!”他揉着鼻子,语气却带着笑意。

 

“混蛋太宰,你要是再乱说话我就打掉你的牙。”中也不甘地又挥了挥拳头。

 

所以呢?现在又如何了?

 

记忆中中也的声音清亮又干净,而现在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仿佛是伤了嗓子一般,声线嘶哑而尾音绵长,在低沉的音域里,一声一声,勾魂摄魄。

 

“ねえ 私(わたし)を愛(あい)して

呐 请你爱我

離(はな)さないから

我便不会放手”

 

*《fallen》 EGOIST

这是中也在唱吗?

 

那他此刻,内心又在想些什么?

 

“敦君,现在你进去去找那个森鸥外先生,去跟他问问情况,就是一开始我跟你叮嘱的那些。”太宰转过头来吩咐道。

 

“那太宰先生呢?你干什么?”敦问道。

 

“我嘛……自然是要跟那个不听解释的小矮子好好谈谈……”

 

【十】

 

等中原中也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突然出现的太宰治拉了出去。

 

“喂!混蛋!你要去哪儿啊!”中原中也气急败坏地想甩开太宰的手,却被太宰顺势拉到自己面前。

 

“喂!你想干什么你……唔!”

 

中也的话突然被堵在了喉咙里。

 

太宰治右手揽住他的腰,左手从后面扶住他的肩,俯身,便吻了下来。

 

“ねえ 私(わたし)を愛(あい)して”

(呐,请你爱我。)

 

混沌中他只听得太宰低沉的声音,却是念着他刚才唱过的歌词。然而此刻中也却想不了那么多,太宰的吻来势汹汹,俯得极低,中也为了不摔倒只得双手箍住太宰的肩。太宰弯得越低,中也便抓的越紧,仿佛溺水之人紧紧握住的救命稻草,中也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快要溺死了。

 

“啊好痛!”中也突然叫出了声,太宰一听也放开了他。中也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感受着后背传来的刺痛——太宰这混蛋,看他无力反抗,竟然得寸进尺地把手伸进了衣服,不小心碰到了伤口。

 

“啊对不起……我忘了……”太宰低声道,心中却懊恼死了,怎么连这种事都忘记了。

 

“忘、忘了?!”中也吃惊地大叫道,“你他妈怎么知道的?!”

 

“上次中也生病,我可是照顾了一晚上啊!”太宰故作无辜地说道。

 

“你……混蛋!”中也举起拳头冲了上来,却被太宰治的手半路截住,轻轻地包住了他的拳头,手一让,便成了中也自己冲到了他面前。

 

他又搂住中也的腰,轻笑:“中也还想来试试吗?这次我会小心的。”

 

“ねえ 私(わたし)を愛(あい)して”

 

太宰这次抱住了中也,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中也默然。

 

“中也身上的伤,不愿意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太宰问道。

 

“哼……少爷不是都调查过了吗,还要来特意问一次?”中也愤然。

 

“中也,我是想帮你,不是觉得好玩,而是……”

 

“我喜欢你。”


“喜欢看你唱歌喜欢跟你斗嘴,看见你生病还唱歌觉得生气发现你身上有伤却不告诉别人觉得更生气。是,我是从有钱人家逃出来的大少爷,但是我喜欢你,和这些都没有关系。”太宰轻轻地说着,仿佛要把一肚子的话都倒出来。

 

“喂喂……你说这些干什么啊……”中也有些慌了,只觉得心里有一股什么东西,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出来。

 

是……喜欢吗?

 

半响,中也迟疑着,缓缓伸出手,从背后环住了太宰。

 

太宰一愣。

 

“我其实没有生气……不我有生气的,真的很生气,本来喜欢你这件事就够让我在你面前丢脸的了,你却偏偏还要知道那些东西……那天我回家想带我父亲去医院,他死活不去,喝醉了还冲我扔了酒瓶。这么多年我都是这么过来的,你知道了吧?不知道你会怎么看我,也许我注定是要矮你一头的也说不定。”中也把头埋进了太宰的肩膀。

 

“当然的啊中也小矮子本来就没我高……啊痛!”太宰话音未落,便被中也狠狠地踩了一脚。他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中也的头,“所以中也是在担心什么呢?你父亲病了,我们一起带他去看病也可以啊。你要是想唱歌,我天天都听你唱啊。你不是喜欢喝威士忌吗,我可以给你调……哦不你好像不太喜欢我弄的酒……没关系,中也如果不喜欢我帮你,那我就陪着你,你要做什么,我永远都陪着你。”

 

中也一声不吭的埋着头,半响,太宰觉得自己的肩膀湿了。

 

“混蛋……为什么你总喜欢说这些让我接不上来的话……”中也低声呜咽着,语气里却略带笑意。

 

“当然啊,因为你注定是要输在我手里的。”太宰轻笑。

 







=====================


呼~我长出了一口气,第一次写文累死爸爸了……

还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大家多多包涵呀( ⊙ o ⊙ )~

 






评论

热度(30)